主页 > 驱动家电 >人权律师:司法制度欠完善‧易错判导致冤案‧贩毒死刑应废除 >

人权律师:司法制度欠完善‧易错判导致冤案‧贩毒死刑应废除

发布时间:2020-06-16   浏览量:228   

 

人权律师:司法制度欠完善‧易错判导致冤案‧贩毒死刑应废除(吉隆坡12日讯)马、新3名人权律师週三一致认为,对毒贩施予强制死刑的法令应废除,因为这项法令让法官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判涉及者死刑。他们认为,这种司法制度未臻完善,以致可能出现判错案的情况,而无法逆转的强制死刑判处,将会导致冤案发生。他们也出示数据,证明强制性死刑对毒品活动起不了阻遏作用,因此认为,马新两国有必要探讨这个经被全球139个国家摒弃的法律。称死刑起不了阻遏作用这项由“给生命第二次机会”、“杨伟光救援会”、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国际尊严组织及大马人民之声联合举办的座谈会,邀得新加坡人权律师拉威、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律师及律师公会人权小组主席邱进福一起分享见解。另一名人权律师马烈因有事不克出席。这个座谈会缘起于沙巴男子杨伟光因运毒而在新加坡被判死刑一案。杨伟光的案件掀起贩运毒品者是否应强制性死刑的争议。反对死刑者认为,由于司法制度未臻完善,难免不会判错案,而死刑难以逆转,一旦判错案时,人已被处决。杨伟光是在,因运送47.27克海洛英入境新加坡而遭警方逮捕,当年他年仅19岁。法庭在2009年1月宣判杨伟光死刑。另一名男子张俊炎则是在被新加坡警方以贩毒罪名逮捕,并于被新加坡高庭判处死刑。139国家废除死刑哥宾星表示,世界139个国家经废除死刑,而死刑也被认为无法有效减少罪刑。他表示,依据大马的法律,一旦涉及毒品贩运,就形同与死神挂钩,任何人不得质疑和提出异议,就连法官也不可以有其他的裁决,他唯一能做出的裁决就是把涉及者送上吊台。“可是,一个审讯,不就是要给予法官裁决权吗?因此,有审讯就应相信法官的判决,而不是由法律来裁决。”他说,强制性死刑让法官没有其他选择,而只能让法律超越。哥宾星表示,他不是反对死刑,可是死刑应是经过公平、公正的审讯过程之后的裁定,而非在把一个人定罪为涉及毒品贩运后,就无可选择的只能把他送上绞台。他表示,在毒品案件中,存在着许多中间地带,这些都应该是一个裁决所必须考量的。“很多例子显示,很多被判定为毒贩者,本身的教育水平不高,他们不清楚何谓毒品贩运,也不懂得自己经犯罪;也有的是因为受到威胁或被利用,这些因素理应是裁决的考量,可是因为法律所限,作出裁决者只能执行唯一的刑罚,那就是死刑。”存灰色争议地带家属最伤拉维是杨伟光案件的代表律师,他依据过去的经验分享说,死刑会对死者家人所造成更深的创伤,因此有必要去探讨这项残忍的法令。他强调,强制性死刑是残忍及折磨的酷刑,它也是一个带有歧视性的刑罚,对人权的否定,以及存在着误判、冤刑的灰色争议。“死刑也是一个对家属最严厉的惩处,宛如在死者家属留下一道永远不可能癒合的伤口。”盼把案件带上国际法院他表示,很多人认为犯错,涉及毒器贩运就应遭到死刑处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经过切身之痛。“如果是你身边人的遭遇,你就不会认为一意孤行的死刑处分是最好的决策。”他说,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一样,都是执行强制死刑法律的国家,在过去11年,新加坡不曾出现任何特赦毒贩成功的例子,杨伟光可以走到今日这一步,对废除强制死刑的努力算是一丝曙光,而杨伟光最后的希望是把案件带上国际法院。邱进福律师则出示数据,证明死刑并不能有效的减少毒品的泛滥。他说,根据防止滥用毒品协会所提供的数字,从1983至1988年,也就是政府修正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把原本的死刑处分改成强制性死刑后,大马的瘾君子人数达19万4797人;而从1988年至2005年,在强制性死刑处分实施10年以后,吸毒者的人数不但没有减少,反之更增加至28万9763人。“这是否意味着这项处分起不了作用?还是因为被送上绞台的人太少?”张俊炎父泪洒座谈会继杨伟光之后,因贩毒遭新加坡法庭判死刑的张俊炎的父亲,週三泪洒“毒品贩运VS强制死刑”座谈会。他声泪俱下的恳请新加坡政府网开一面,让儿子可以重生,可以回来与他一起做生意。这名父亲张家平,远从新山赴都门,为的就是给座谈会支持,及渴求出席者协助打救其儿子。在妻子林美风、女儿张婕茜、春花陪同下,赶赴这场被喻为废除残忍死刑的“第一步”的父亲,是在主持人邀约上台说话时,难禁心中的悲痛,鸣咽的呼唤儿子,希望儿子可以回来与他一起做生意。盼与儿一起做生意“我每次去探监时,俊炎都叫我不要伤心,要我看开点,要我小心一点,可是,我就是希望儿子没有事,可以重新回来我身边,与我一起做生意。”张家平说,儿子就是太相信人,才会遭人利用,被欺骗以致犯错。他因此希望儿子可以平安回来。说到伤心处,这名自言不会说话的父亲重覆希望儿子可以回来的心语时,更数度泪洒现场,叫出席者不禁也感鼻酸。尚有696死囚等死哥宾星出示3月31日国会所给予的一项数字,指从1960年迄今,大马经有441名死囚处死,而尚有696名死囚等待处死。“在经处死的死囚中,228人是因为涉及毒品案,78人是谋杀、130人因涉及军火,而3人是因为反抗元首而遭处死。”“在696名被等待处死的死囚中,479人涉及毒品案、204人涉及谋杀以及13人是因为军火,他们当中,676名是男性,20名女性,当中90%年龄介于21至50岁。”‧2011.05.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