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游戏文化 >单亲妈妈和她的小孩:当朵朵化身为「坏孩子」 >

单亲妈妈和她的小孩:当朵朵化身为「坏孩子」

发布时间:2020-05-22   浏览量:187   

 

这半年来,随着儿童性侵绘本《蝴蝶朵朵》的出版与推广,家中性侵的议题得到高度重视,许多单位纷纷投入资源,希望孩子能够了解熟识关係中的不当行为,大人则能辨识受伤的朵朵并且给予协助。但是,有时朵朵表面上看起来并不像受了伤。

一个国小女孩,听了学校的性侵害宣导后,理解到「原来爸爸从幼年时对我做的」是错事后,焦虑到罹患精神官能症,老师发现后问出实情予以通报,爸爸被收押并剥夺监护权。我们以为这个女孩得到了拯救,对吧?

实际上,女孩恨死了老师、警察、社工、法官,甚至妈妈。「我是要你们告诉爸爸他做错事了,不是把他关起来,我不要再也见不到他。」女孩开始说谎、顶嘴,怂恿同学跟她一起偷窃。

一个国小男孩,被发现担任「导演」,带着同学玩「拍A片」的角色扮演游戏,社工介入后,发现孩子自小遭到亲人性侵,在启动调查时,这位亲人已经去世,导致无法究责。「其他的孩子也被带坏了。」老师知道孩子受了伤,但仍然非常苦恼且不知如何处理。

表面上的坏孩子

当我这样较有脉络地描述整个故事,相信大家都能理解,这两个孩子受伤了。有些孩子被伤害时会显得退缩、失能或无助,但也有一些孩子用反抗和叛逆表达他们的愤怒。

这样的孩子当然需要专业人士的协助,需要有了解儿童性创伤的专家,以及他们熟悉信任的成人,陪伴他们重新建立对世界的看法、对生命的想像,以及与他人的关係。但当我们说:「要找到这个社会上隐身的朵朵,协助他们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只有专业人士可以协助吗?其他一般人能做什幺?

简化的宣导很少告诉我们该怎幺做。但我们设想这样的状况:若我们自己的孩子班上就有这样的同学,我们会看到什幺?其他家长不会知道这个孩子之前经历了什幺,相反地,表面上我们会看到一个行为偏差、影响班上秩序且带坏同学的孩子。

看见「坏小孩」的需要

这样的「坏小孩」会背负越来越多的标籤,我们也越来越倾向告诉自己的孩子「不要接近这个同学」。最困难的部分就在这里:当朵朵化身为「坏小孩」,而不是「可怜的孩子」,他会越来越难获得同理,身为「受影响班级同学的家长」,我们也会越来越排斥他。

这就是「倾全村之力方能养大一个小孩」的时候,不难理解大部分家长会反弹:「我的小孩为什幺要承受这些?」或者「他的原生家庭在干嘛,为什幺把小孩养成这样?」但如果学校、老师和专业人士等都已经介入设法协助这个孩子,我们能不能站在「希望所有孩子都能儘量得到幸福」的角度,给孩子多一些空间。

我们也许不知道这些行为背后真正的原因,但我们可以支持老师,并与自己的孩子讨论,如何看到自己的同学是需要协助的。朵朵很难被发现,但一旦发现了,才是挑战真正开始的时候。

文/周雅淳
经营FB粉丝页「单亲妈妈和她的小孩」,有一个小孩周米谜近九岁,单亲资历也近九年。想透过这个专栏,回顾自己以非传统性别观念与孩子相处的历程,以及截至目前为止的发展状况。

#性侵害犯罪#绘本#性教育#家庭教育#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孩子同学小孩协助老师越来越告诉妈妈专业人士

上一篇: 下一篇: